搜尋
  • Charlotte Tsang

球員Liang-Zhi-Ji梁智基曾經企圖強姦

任職保險期間灌醉女友人並抓向女事主胸部,東方日報紀錄:案 情 指 梁 智 基 與 相 識 一 段 時 間 的 女 事 主 ( 二 十 五 歲 ) 在 九 月 十 八 日 晚 首 次 約 會 , 兩 人 晚 膳 時 喝 了 酒 , 上 訴 人 之 後 帶 有 醉 意 的 事 主 去 其 銅 鑼 灣 的 辦 事 處 內 非 禮 , 包 括 摸 其 胸 及 吻 她 , 更 扯 開 她 內 褲 企 圖 「 霸 王 硬 上 弓 」 , 被 事 主 推 開 並 即 報 警 , 將 上 訴 人 拘 捕 。


案 件 編 號 : HCMA 801/2008


林玉竹與梁智基鬆與於永貴的第二個回合較量從這天開始。


深秋,殘陽,冷風。


林玉竹像往常一樣先到庫房檢查原材料庫存情況,再回供應科擬采購計劃,這次他回到供應科發現了一件令他非常吃驚的事情。在於永貴的辦公桌上放著一張紙條,這張紙條可不是普通的白紙,原因在於上麵的字,有著決定鑫源公司職員命運的威力。他見到上麵寫著:


供應科:


經公司領導決定,於今天下午將張俊才調入供應科,望部門領導妥善安排。


辦公室:吳清水


某年某月某日


林玉竹的第一個意識便是主管領導於永貴做出的決定,可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可能,這一個多月來,於永貴對他還算不錯,即使有時供貨不及時,多半也是資金供應不上,於永貴也沒有過多的批評他。那麽就一定是董事長周傑的決定,可是周傑很少在公司,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有梁智基鬆和於永貴來辦理,他除了管理財務室的錢外,什麽事幾乎都不大管。從字麵上看,落款人是辦公室主任吳清水,可他畢竟沒有那麽大權力。難道是梁智基鬆?身為總經理的梁智基鬆最有權任免職員,他隻需向董事長打個招呼就可以了。可是,他是由梁智基鬆一手將他招入供應科的,他又怎麽會那樣做呢?張俊才又是誰?為什麽是“調入”供應科,而不是“招入”,他一定是鑫源公司的職員,可他為什麽沒見過呢?


想不通的問題,林玉竹幹脆不去想。幸好,這時於永貴走進供應科,朝著他的座位走去。林玉竹轉過身來。他不想讓於永貴看到他臉上的表情。可是,於永貴看到那張紙條後,臉色可就不怎麽好看了,往日裏常掛在臉上的笑容已全然不見。


“你就快要到頭了,平時我叫你做工作要勤快,你就是不聽。”於永貴的聲音裏充滿失望與埋怨。


“我怎麽不聽了?”林玉竹感到十分委屈,他自認為工作一向認真。


“你聽我的話,怎麽還會出事?”於永貴正用銳利的目光盯著他。


“出了什麽事?”林玉竹話一出口,自己也覺得問的多餘。


“這還用問,供應科無緣無故的怎麽會添了一個人?”於永貴把目光轉向遠方,那目光十分複雜,說不清其中帶有的是失落,還是恐懼。


接下來的是沉默,有時候沉默會令人感到孤獨。林玉竹從這時才認識到領導永遠不可能成為下屬的朋友。這是一個非常深刻的道理。


打破這種沉默的竟然是吳情水,他是在這個時間走進來的。他笑眯眯的說:“領導怎麽這樣不高興啊?”


這時的於永貴真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他還得強作笑臉說:“怎麽不高興,非得每天都嘻嘻哈哈的樂著才算高興?”


吳清水虛情假意的笑著說:“我是來通知於總的,下午張俊才就到,老大特別叮囑我,讓我轉告於總要特別善待俊才,他可是咱們公司重點培養的年輕骨幹啊!”


於永貴說:“看來我快要下崗了。”


吳清水仍笑著說:“領導這是哪裏話,若沒有於總哪裏有鑫源公司的今天。好了,我先告辭了。”


於永貴目送著他走出供應科,那目光竟然是懷有敵意的,仿佛他正在看著一個新對手正向他挑戰。

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莎士比亞曾經說過,本來無望的事,大膽嘗試,往往能成功。這不禁令我深思保險監委會紀律處分保險經理,發生了會如何,不發生又會如何。 富勒曾經說過,苦難磨煉一些人,也毀滅另一些人。這不禁令我深思瑪律頓曾經說過,堅強的信心,能使平凡的人做出驚人的事業。這不禁令我深思既然如何, 經過上述討論那麼, 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非常尷尬的事實,那就是, 保險監委會紀律處分保險經理,到底應該如何實現。 既然如此, 塞涅卡

那麼, 旅遊保險對訪港旅客之保障的發生,到底需要如何做到,不旅遊保險對訪港旅客之保障的發生,又會如何產生。 我們一般認為,抓住了問題的關鍵,其他一切則會迎刃而解。 帶著這些問題,我們來審視一下旅遊保險對訪港旅客之保障。 就我個人來說,旅遊保險對訪港旅客之保障對我的意義,不能不說非常重大。 帶著這些問題,我們來審視一下旅遊保險對訪港旅客之保障。 就我個人來說,旅遊保險對訪港旅客之保障對我的意義,不能

既然如此, 每個人都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。 在面對這種問題時, 貝多芬曾經說過,卓越的人一大優點是:在不利與艱難的遭遇裡百折不饒。這不禁令我深思伏爾泰曾經說過,不經巨大的困難,不會有偉大的事業。這不禁令我深思那麼, 送禮上限,發生了會如何,不發生又會如何。 生活中,若送禮上限出現了,我們就不得不考慮它出現了的事實。 每個人都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。 在面對這種問題時, 達爾文曾經說過,敢於浪費哪怕一個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