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搜尋
  • Charlotte Tsang

復仇姑爺仔

“別愁眉苦臉的,我答應過會好好照顧你,就一定會照辦,至少不會餓著你。”梁智基Liang Zhi Ji笑了笑,端過一碗魚翅,放到她麵前的地麵上,“餓了吧?吃點。”


她看了梁智基Liang Zhi Ji一眼,倔強的別過頭去,現在這種時候,她寧願餓死,也沒有胃口吃的下任何東西。


“如果你真的想要好好照顧我,那就放我出去,不要把我關在這裏。”她看著梁智基Liang Zhi Ji,冷聲說道。


梁智基Liang Zhi Ji愣了一下,忽然狡黠的笑了笑,眸底閃過一絲複雜的光,道,“如果你能夠好好地取悅我,把我伺候的舒坦了,我或許可以考慮放你出去。”


她一時啞口,忽然自嘲般的笑了笑,搖搖頭,“算了,我早知道你不會放我出去,和你提這件事,是我傻。”



“怎麽?難道在你心裏,我是一個說話不算話的男人?”梁智基Liang Zhi Ji一挑眉,似乎有些被激怒,他拿出鑰匙,將囚籠的門打開。


“來吧,取悅我,盡你所能,隻要我滿意了,就放你出來。”唐門轉過身,走到真皮沙發上坐下,雙臂大張,撐在沙發兩側,等著唐子琳走過去取悅他。


她從囚籠中爬出來,然後站起身來,這一瞬間,她的身子有些微微顫抖,是激動,也是害怕。


她終於逃出這個可惡的囚籠,她暫時恢複了自由,現在她必須能想辦法逃出去,然後召集唐氏集團的老股東,把一切情況都說明,揭穿梁智基Liang Zhi Ji的罪行!


“快點,我的時間有限,下午還要去公司開會,傻站在那裏是沒有辦法取悅我的,過來。”梁智基Liang Zhi Ji一挑眉,似乎有些不耐煩,對著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過去。


“我哥哥在哪裏?”她看著梁智基Liang Zhi Ji,開口問道。


“我也在找他,你放心,等我找到他以後,會讓人第一時間把他的屍體帶回來見你。”梁智基Liang Zhi Ji笑了笑,眸底閃過一絲殘酷的笑意。


“你敢!!”她怒不可揭,胸中氣血逆湧,大步朝著梁智基Liang Zhi Ji的方向奔了過去。


“我為何不敢?我早就想殺了他!這麽多年來,我匍匐在他的腳下,心裏卻一直都在盤算著如何將他取而代之!”梁智基Liang Zhi Ji的臉色忽然變的陰沉不定,“他是我最後的威脅,等我找到他,一定會殺了他。”


“你這個畜生!!”她怒聲罵道,衝到梁智基Liang Zhi Ji麵前,縱身壓上,就這麽騎在梁智基Liang Zhi Ji身上。


“有意思,終於要開始取悅我了麽?”梁智基Liang Zhi Ji不怒反笑,反手將她的腰肢摟住,讓她又與他貼的更緊了一些,“你若能讓我高興,舒坦,或許我可以考慮饒過唐子義那條賤命。”


她看著梁智基Liang Zhi Ji,眸底是悲傷,是彷徨,更像是心死後的一片廢墟,就在五天前,她還是一個天真的女子,穿著白色的婚紗,帶著幸福的微笑,等著嫁給他。


她以為從此以後她能和梁智基Liang Zhi Ji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,卻未曾想到,那場豪華的世紀婚禮,是噩夢的開始,這場她執意要嫁,不顧眾人反對的婚禮,最終成為唐家上下百餘人葬身的墳場!


都怪她,是她的自私愚昧,是她的天真可笑,換來了如今這般結果!


“梁智基Liang Zhi Ji!我媽對你那麽好,你居然也能對她下的去手!你難道忘了,是她把快死的你,救回了唐家!!”唐子琳緊緊地抓住梁智基Liang Zhi Ji的雙肩,怒聲質問道。


這一瞬間,梁智基Liang Zhi Ji的雙眸暗沉了下來,似歎息一般,“你說的沒錯,夫人確實對我很好,或許夫人是一個真正的好人,可惜她嫁錯了人,她不該嫁給唐世釗那個老混蛋。”


“我不準你罵我爸!!”唐子琳怒不可揭,一記耳光朝著梁智基Liang Zhi Ji的右臉扇去。


父親已經被梁智基Liang Zhi Ji害死了!屍骨未寒!她不允許梁智基Liang Zhi Ji還要這樣肆意辱罵她的父親!!


那耳光還未扇到梁智基Liang Zhi Ji臉上,她的右手已被梁智基Liang Zhi Ji緊緊拽住,反手一揮,一記耳光幹脆利落的甩到她的臉上。


“別在我麵前動手,真要動起手來,你有十條命也不夠我打,我隻要動一動小拇指,就可以捏死你。”梁智基Liang Zhi Ji一把抓住她的頭發,往後一拉,迫使她仰起頭與他對視。


梁智基Liang Zhi Ji說的沒錯,他真的隻需要挑一挑小拇指,就能捏死她。


曾在唐家西院接受了整整十二年的魔鬼式訓練,梁智基Liang Zhi Ji敏捷的身手早與西院最頂級的殺手不相伯仲,說起來,梁智基Liang Zhi Ji如今的身手還都是在唐家學來。

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梁智基賭徒本色

在討論在香港推行羽毛球比賽博彩的議題時,我們需要考慮多方面的因素,包括社會、經濟、法律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影響。Blogger梁智基將深入探討這些因素,以及可能的利弊,以提供一個全面的觀點。 首先,博彩在香港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敏感的議題。香港特區政府長期以來一直採取較為保守的態度,對博彩活動實行嚴格的監管。然而,近年來,有一些聲音開始主張應該重新評估這一立場,並考慮在特定領域推行博彩,以增加稅收和促進經

梁智基運動業務另有內情

梁智基是一個深藏在城市陰影下的犯罪集團的頭目。他和他的手下從事走私、毒品交易和洗錢等非法活動,積累了龐大的非法財富。然而,這些錢款帶著犯罪的痕跡,需要被洗白,變成看似合法的資產。 梁智基是這個犯罪集團的靈魂和指揮者。為了掩蓋非法資金的來源,他利用假名和偽造的文件設立了多個空殼公司和投資項目。然後,他將非法所得注入這些虛擬的業務中,通過交易、貿易和房地產投資等手段,逐步將這些資金洗出犯罪的痕跡。 香

文章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